【持续更新】我抗拒,但止不住燃烧——北洋园随想集

发布于 21 天前  2 次阅读


8.28

记北村理发店,八里台的最后印象

这是8月22日的故事。

搬家到北洋园前去八里台的北村理发店最后理了一次发。北村理发店门面不起眼,白墙上手写的店名足以证明它起码有几十年历史。店主四五十岁,一米六几,格子衫西裤,戴蓝色袖套,颇有那个年代的风范。小水缸里养了几条金鱼。每次进门总要等位,到我时关于发型永远只问一句“长还是短”,然后利落地剪完,“支付宝到账8元”,这就完事了。很干脆,去过一次以后我再没去过其他理发店。

等位时能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住在附近的老天津,进门就能聊;进来一坐就不停操弄手机的大学生;而这次我偶遇的是一位91岁的老人。一头白发,行动迟缓,拄着拐杖。这也许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与这样一把年纪还意识清醒的老人聊一些过去的事情了。

“现在的年轻人都爱玩手机。我下面隔了4辈,每天就玩手机。”老者对着进来就把脸贴到手机上的年轻人说。

“您要是管,他们不开心的。”年轻人应了一句。

老者沉默了一会,似乎在休息,又似乎在思考。“你说他们父母不管吗,他们父母都是博士,比我明白多了。”理发店里安静了一会。“远喽,管不了喽。”

理发店里又安静了一会。

“我小时候哪有这些玩。年轻的时候记忆力好,那时我记住的都是什么,日本人杀人,杀一个进去一个,杀一个进去一个……”又说了些“肠子”,“孕妇”什么的。

虽然这是历史,再明白不过,可我实实在在地听人讲来还是震撼,不寒而栗。无外乎祖辈那些人对那段历史都闭口不提。

“后来,1950年,来南开读了化学。化学要记的东西好多……”

原来是老天津了。如果孙辈读博士,那就是学术世家了。

我父亲那边的祖辈一点故事也没留下,听父辈的讨论,尽是乡下人嚼舌根之类的习性。外婆则是老共产党员,受很多人尊敬。

“现在我就打打牌。你别说,那些人还真打不过我。”

“嗬。”店长应一句。

再然后,我贯彻我一贯的沉默;老人便闭目养神;年轻人仍然摆弄手机。店内的程序有条不紊地进行,付完钱后,我回头看了一眼,老人正站起身来。

这便是我对八里台最后的印象。

初到北洋园——新的生活,自相矛盾的痛苦日常

氪金只有第一次和无数次。

音游群友

做了不想做的事情,只有第一次和无数次。

可爱小蛇

时间何其有限,我感到积重难返(╥﹏╥)

2021.9.6 今天算了算,这两周平均下来每天也就才学了4个小时cs而已。心情上时不时发会癫,真正拿来学习的时间四舍五入就🈚️了。虽然努力了一番,可发现积重难返,比起目标,要补的东西就算开足马力也需数月的时间。而且,这段时间里,连玩一下下游戏都有很大心理负担,根本享受不下去,其他杂七杂八的事情就更甚。可爱小蛇接下来愿意拿命来学,紧紧关上其他事务的大门,连想都不想一下,一心投入学习的怀抱。学习吧,运动吧,然后睡觉吧!冲冲冲!